琳度火昭

bcy小仙女一枚~

算是秋天的时候起风后的……天气吧。
刺骨的寒风像刀片一样小块切着云朵,又好像一个高雅的小公主拿起心爱的刀叉把奶油切成各种形状。
我拍的比较……嗯……emmm……朴实,就是那个村那个乡,就是我住的地方

只想和你在一起睡觉

自认为沈梦溪吃的是猫薄荷的猫粮自己吃的是狗粮的花木兰今天依旧穿梭在魔种身边,飞溅的血让她格外的兴奋,矫健的身姿飞舞着,手上的剑滴着魔种的血。

队长就这样子大大咧咧满身血回来了。

“哥~飞镰要吃嘛~”

“……不行,你又不是小孩子了。”

“哥!你不爱飞镰了!”

“……”

一进门就看见铠盯着米饭戳戳戳最后只能说是无奈拿勺了安安静静研究怎么拿筷子。

玄策狼崽子抱着他哥的腿不知道在干嘛,很无辜的摇着尾巴耷拉着耳朵可怜极了,沈梦溪嘀嘀咕咕蹲在墙角折腾着盾山苏烈大概又是不在。

“姐回来了。”

“哥……你家的玄策还小……”

“这个怎么用的啊……”

“玄策我咒你……”

“姐回来了!!!”

花木兰忍不住狂吼一声,整个长城都震了一下闹腾的玄策撇着嘴放开一脸无奈的守约,铠看了一眼花木兰继续戳米饭。

沈梦溪嘛,沉迷拆解盾山无法自拔。

“守约,怎么回事?”

眯着眼问这个似乎是罪恶源头的温润厨子随意擦擦身上的血放下剑,厨子非常纠结,欲说不说。

“我我我!飞镰要和哥哥睡!”

“不行!”

两声坚定的不行倒是整整齐齐,玄策大眼瞪小眼看着铠拿起飞镰扯了一个河鳝的微笑,掂量着飞镰一脸怨气看着铠。

“喂,大叔,哥哥是我的。”

“狙击手需要安静。”

“我!”

小狼崽子总会被铠一针见血扎的刺毛,气冲冲的跑出去了,守约有些头疼,平时要给铠教家乡话就算了,还要防止沈梦溪的恶作剧和李信的瞎指挥,还要去照顾这个变化巨大的弟弟……守约觉得自己大概已经很无奈了。

“队长,我去去就回来。”

“嗯,早点回来,遇到魔种就联系我们。”

“嗯”

守约转身就去追小疯子了。

没办法,他是自己家弟弟,自己家的小疯子。

玄策跑的不快,只是在长城的阴暗处生着自己家哥哥的气,什么嘛,和哥哥睡在一起不好吗?

不知不觉中吃痛了一下,转身去看是魔种,好啊……肆意到他头上了啊!谁敢给他们的胆子?

“飞镰很兴奋,飞镰认为自己可以一挑五!”

血滴落的瞬间魔种的尸体撕裂开来染了玄策一身,他猩红的双眼不断像一个饮血的狼一样发着光舔着飞镰上弥留还未枯竭的血液 。

听脚步声,是哥哥。

玄策转了一下那副小疯子的表情包委屈巴巴低低摇着尾巴扑进守约怀里抽噎,仿佛被吓着了一样。

“哥哥……我怕……”

“没事没事……哥哥在,哥哥一直在……哥哥在的……”

守约心疼的把小狼崽子搂紧,没有在意小狼崽子一副得逞的小表情。

“哥~我怕……”

“以后……跟我一起,玄策。”

“好!一起!”

‘呐,哥哥,要一起啊……’

‘包括那样的事情……’

黄沙之后,守护的魔

@远星4213 嗯,我和远星答应好她写曙光我写魅影的,微铠约吧……怎么说也要让我吃点铠约粮吧……

黄沙的另一边被称为禁地的另一头是什么呢?

守约靠在长城上远望,他不会忘记,他在这弄丢了弟弟又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回来,异乡剑士告诉他,尽头是魔鬼,是无法触及的世界裂痕 。

他还说,似乎在那一头看见和自己一样的人。

是吗?

另一个我……

嗤,怎么可能呢?除非是这个家伙饿的快死的时候幻觉而已……

不过守约倒是蛮佩服这个数十年都没有改变容貌的铠背后的故事了,理智告诉他,不要去。

每个人都会拥有自己的一点点小秘密,而他,只能把秘密藏在平常的微笑里啊……

边境到来了一个从三分之地的天才和过分美丽的舞女,他们说,要去西边找到一处裂缝,需要引路的人。

铠是第一个举手的,他不吭气,只是淡淡的看着花木兰试图批准,很可惜因为上次铠迷路靠着守约饭香回来不敢让铠再跑远了。

毕竟这家伙是个路痴啊……

“路痴还要和我抢米饭……”

李信有时候特别能抱怨,尤其是守约偏心少给他饭。

不就是批准沈梦溪加入长城守卫军嘛……这么小气,不就是每次偷吃从不道歉而已……

“队长,我去吧。”

守约擦着枪,兽耳竖起眼神坚定的看着花木兰,而花木兰沉思了一小会便答应了,毕竟守约从小就生活在长城之下了,对于这种恶劣的环境作为导游还可以照应一下。

风沙渐行渐远,除了沙还是沙,守约问舞女却什么都不说,只见她经常半眯着眼看着远方,好像在期待着什么,又在害怕,而那位天才却没有半分感情,只是微微测量着距离,有时候过多与守约沟通只是在问方位。

“百里,还有多远?”

诸葛亮微微抬头看着前方的守约,宽大的披风遮住的狂暴的风沙,除了沙子还有一阵阵裂开的声音。

‘遭了!’

“守约!”

诸葛亮伸手想要去抓住他时,为时已晚,随后赶到的貂蝉皱了皱眉,她可是答应那个外乡人要照顾好守约的……

“妾身好像……又搞砸了。”

静静看着对面魂斗罗的边境,那是另一个国度,一转眼守约到对面去了?

不,不可能……

貂蝉坐在裂痕边缘,有些惊讶,对面的人好像嘀嘀咕咕再说些什么她没有听得清。

任务无疑是修复结界裂痕的,可是说真的谁知道出意外了呢?

他,回来了,沾染不知名的红色液体,宛如人间恶魔。

“守约,太好了,你回来了……”

诸葛亮一把把貂蝉扯走,隐隐约约出现的那把让人害怕的枪和龙鳞让人防不胜防。

变异了吗……

“唔……我没事……”

守约笑着回答,右手已经在宽大的披风里微微颤抖,一点点蓝色还是环绕在他的手间,等价交换吗?

“快了,穿过这里,大概就是勇士之地了,嗯?” 

他与恶魔做了一个约定,用他的所有来换取一个月记忆拥有的权利。

他不是因为恶而诞生的,只是单纯的想守护守护的一切而堕落成魔。

〔两个世界,需要一个边境。〕

哭辽……什么蛇皮队友……我只想要一个护我的铠砸……_(´ཀ`」 ∠)__ /暴风雨哭泣
别嫌弃我就行了,我只想要一个陪我练到红的铠砸……
所以打了一个铠约tag

现代恋爱梗概故事集

暂时先四个,曙光和绝影 @行星

咳,我又没有好好睡觉/乖巧

51、一起吃一种东西吃到吐血

绝影很喜欢吃蛋糕一类的东西,与静谧不同,他只会炸厨房,炸了还不承认那种,只是擦了一鼻子灰告诉曙光——

是失误

头一次发现他喜欢吃甜食是那次第一次给绝影过生日,静谧原本做好了蛋糕,毕竟是他们一起的生日。

每次在这时候绝影就不知道溜到哪去了,找都找不到。

静谧作为大哥也管不了绝影头疼的小脾气,不会做饭又不是一个人必须的。

这次不一样了,曙光来了,虽然绝影像往常一样八月八,逛窑子,不同的是这次活生生从夜店逮了出来,难免不被眼前冷到爆炸的人臭骂一顿。

“……生日快乐。”

曙光跟在绝影后面,犹犹豫豫还是先开了口,他好像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但是不知道怎么开口。

“听他说,你喜欢吃甜食。”

“我就试着自己做了一个蛋糕……”

“但是我没有想到你居然还是那个老样子动不动扎夜店去。”

“我……”

绝影停了下来,曙光还没有发现,一头杠到绝影肩上的铆钉疼的后退一步,拿出一个还算匀称的小蛋糕。

虽然没什么装饰,只有用草莓酱写的一个生日快乐以外,什么都没有了。

“谢谢……”

绝影也不顾什么,坐在大街边上,打开蛋糕,尝了第一口似乎还不错?

只是奶油太多了……太甜了……

呲溜一下把吃不完的奶油抹到身边那个人偷笑了一声。

“喂,下次我只吃你做的,听到没有?”

52、第一次去看海

在绝影的叨叨叨下,曙光终于肯磨磨唧唧依依不舍放下手里的工作学习,陪他看一次海。

准确的说,是曙光在找他的时候在海边逮回去的。

大海啊……

绝影在还没有流浪到这里的时候认为海不好看,还深。

他一个人来到海边看着大海,隐隐约约透过深不见底的海看见曙光的眼,也是这样子深沉优雅让人迷恋不知道原因。

一个人看着海的时候,脚踩着雪白的浪花,微微把狼尾打湿抬头看着海,忍不住生闷气丢贝壳。

“曙光你个大笨蛋!笨蛋!”

“嗤,守护你所谓的城去吧!”

“小爷才不在乎你!”

一个温暖的抱绝影下意识一个过肩摔把人丢进海里,丢完了才知道是谁。

虽然说,曙光莫得时间,但是调教这匹天天抱怨他不行了的狼还是有的。

53、KTV的一次经历

曙光真的恨不得粉碎绝影去酒吧撩人的所有途径。

绝影的长相遗传的好,温温糯糯的气质和小痞子的性格倒是蛮吸引人的,长着一张男女通吃的脸混的还可以。

就是不知道混着混着就被这个城的守护者逮住了,虽然对外可耻的宣称他不是被压的那个,事实却心知肚明。

“怎么了?!我再长一点肯定会压回去的!”

每次信誓旦旦的说,却永远做不到,大概算是百里毁约吧……

去一次KTV被日一次,只要是娱乐的……不对,除了游乐场以外,去一次日一次的痛苦还是死性不改。

“我从我的狙击镜里,捕捉到你要肛我的表情。”

绝影撇撇嘴,丢下自己的枪,乖乖从KTV走了出去。

54、厨房炸的可好?

绝影算是那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狼,当曙光看见自己家房顶冒烟时,很怀疑自己怎么活到现在的。

他弟弟经常投毒就算了,绝影这个哪怕是魅影也会避开的,但是看见那个失落的耳朵和人的时候,想骂也说不出口了。

“……伤着哪里了吗?”

“嗤,小爷这么……喂!喂喂!干嘛!放开!”

曙光打断绝影的逞强,一把拽了过去,手都挨了多少刀了还不长记性,有时候绝影经常嫌弃曙光唠唠叨叨像隔壁老奶奶,但还是看着他给自己包扎。

“下次,等我回来,我给你做。”

“不要,难吃。”

“点外卖行了吧?”

“考虑”

关于曙光的记忆/特短

曙光原本就是普通人,但是‘天使’的代码必须要用这股力量守护这座城,代价也是昂贵的。

他必须舍去所有的感情和情欲,用记忆与‘天使’ 作为等价交换。

绝影作为组织的一个混血狙击手,实在看不下去了,因为每次去战斗,他看着自己很认真的说——

“如果控制不住自己了,杀了我。”

但他把那股力量控制的很好,只是渐渐把自己的家人,朋友……和战友都忘了。

原本无所谓的绝影倒是对这个人没什么感情,该撩的撩,大丈夫能屈能伸怕什么。

但是他怕了,一个人记忆有限的,连他的妹妹模糊到成一个影子了,或许这个人早就忘记自己,只是自己耿耿于怀而已。

“喂,曙光,还记得自己吗?”

“……找绝影,他知道我是谁”

绝影抖了一下耳朵,默默转身,看着这个眼里全是藏蓝色纯粹的迷茫的他时,他第一次有了感情波动。

“那他也不记得你……你……会怎么办。”

“那就……杀了我……”

那个人在病床上笑了,笑的异常冷静,绝影只是把他从新拖了一个被子从新把人塞了进去 。

遭了,这是天使的特殊技能吗……

为什么又一股说不出来的心情,哪怕一个人也好。

“喂,总部,我是绝影,嗯……曙光已经彻底失去价值已击杀。”

“嗯?不应该是三年后吗?”

“他出现暴走,所以……”

“没事,绝影你可以休假了。”

“总部,我要退出。”

“什么?!你说退就退!知不知道……”

绝影关掉叽里呱啦还在骂的总部无所谓抖抖耳朵,他觉得,要做回自己了。

包括给曙光捎回所有回忆

去他带过的地方

吃他所吃过的东西

陪他到到这个世界的每一个地方


捉迷藏/策约段子

小时候哥哥经常去捉迷藏,我来抓,他来藏。


而现在哥哥让我躲在那,告诉我不要出来就当……捉迷藏一样。


看着平时对自己很好的隔壁家奶奶被欺负,小小的自己挺身而出。


换来的……


却是艰辛的生活和自责的哥哥。


哥哥没有丢下自己,这是玄策知道的,但是哥哥没有来……


没有第一时刻赶到。


明明说好,遇到危险就喊他。


可是真正到了,背靠的却只有恐惧。


多么痛恨那时幼稚的‘失约’,就有多么爱他。


活下去,给他证明,自己已经不是那个只知道哭泣喊哥哥的小孩子了,不是那个吵着要哥哥陪着捉迷藏的小屁孩子了,不在是……那个只寻找庇佑的小狼崽了。


哥哥,你看见了吗?


飞镰也很强大了呢……


哥哥……


咆哮看着长城面前广袤的黄沙,自己的哥哥一去不复返。


哥哥,你还在给我捉迷藏吗?


我会用一辈子,来寻你吗……